德州市作家協會抗疫作品專輯(十八)


德州市作家協會抗疫作品專輯(十八)


庚子春暖(外一首)

文/賀同賞

上下鵲鳴樹,疾徐貓過墻。

雪消春日暖,柳色自初黃。

青天云絮厚,碧水柳條新。

春色還依舊,殷勤到漢濱。


七律·武漢加油

文/趙慧卿


幽靈禍起警塵心,荊楚吹揚集結音。

火憑東風清疫怪,雷攜春雨滌瘟淫。

白衣天使披盔甲,醫者仁心譽古今。

共濟同舟迎勝日,平安康泰早來臨。


讀書之善與境界(新韻)

文/王存昌


墨韻書香紫氣紫,靜齋聽雨沐春風。

蝶憐原野千花媚,禪望江河萬水空。

古有方格藏靚麗,今執寸幕蘊超能。

不聞俚語求學問,中外華章伴我行。

我們和你們有個約定,叫春天!

——寫給戰斗在防控疫情一線醫護人員的一封信

文/邢雅妮

敬愛的戰斗在疫情防控一線的醫護人員:

你們好!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地在中國橫行霸道。而疫情最嚴重的武漢也已經封城。你們被調往武漢,馬不停蹄地工作在前線。你們的努力,全國人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上!你們用凡人的血肉之軀,擋住了病毒瘋狂的進攻。你們在緊急關頭,挺身而出,用生命建筑一道防護墻,將身后的我們保護起來。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你們是沖鋒陷陣,披荊斬棘的士兵;在這場摧折生命的嚴冬,你們是春風般溫暖的白衣天使;在這個不同尋常的新年,你們是幸福平安的信使;在這股災難的洪流中,你們任名字隨波漂去,卻拯救出一條條在生與死邊緣掙扎呻吟的生命。

你們是最美的逆行者。我們總叫你們是人間天使!但當你們摘下口罩,你們臉上被口罩勒出的一道道深深的紅色印痕,才讓我們突然意識到,你們并非天使,你們也是孩子的父母,父母的孩子!我們為那些因病毒而逝去的生命痛心,為這些默默奉獻的醫護人員疼心,更為舉國上下時刻都在為“武漢加油”的人暖心??吹轿镔Y源源不斷地被送往武漢時,我幡然醒悟:“這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中國精神!你們的勇氣與毅力,都將彪炳史冊,流傳在故事里。你們的面孔是陌生的,但你們無私的情感使我們感到親近!哪怕新年寂寥冷清,哪怕疫情膠著令人些許緊張,你們胸腔間的火焰都是那樣繁盛。燃燒了這段坎坷的冬日,消除了人們心中的恐慌,使我,使我們,都在暗暗積攢涅槃重生的力量!

你們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克星,是千萬患者的救星,更是幸福生活的準星!你們中有身患漸凍癥、身體虛弱卻仍挑燈夜戰的張院長,您這份責任感,將超越轉瞬即逝的生命與脆弱卑微的肉體,在后人必經之路上閃爍著亙古不變的光;你們中有84歲高齡卻誓與病毒奮戰到底的鐘南山院士,有臉上熱淚縱橫,心里掛念戰友卻越戰越勇的胡明醫生……你們抗擊病毒,我們安心守家。當我將目光聚焦到手機上那條漸漸趨于平緩的表示患者數量的直線,與那條累積上升的表示治愈人數的直線時,第一次,冰冷理性的數據與圖像觸動了我心中的溫暖感性。正因為你們,使我懷有在漫漫長夜中提燈前行、安心過夜的力量。

流水只有撞擊到底部才會釋放無限的生命力,什么時候能出門看看吶。我想看隔膜的薄冰融化,我想看透徹的湖水,我想看被雪掩蓋的生命,都在這無限春光里復活。想看風吹細柳折細腰,想聽童謠聲聲伴長吆,想欣賞生命華美的樂章再度張揚地飄揚。更重要的是,我們都希望,那時你們也可以脫下白大褂,穿上舒適休閑的春裝,回歸到你們各自的生活,繼續扮演你們父親母親、兒子女兒的角色。溫柔春光,我們可以一起暢享。

所以,我將新年愿望許為:愿春暖花開之際,愿萬物復蘇之時,中國必將迎來生命的春天。我們和你們有個溫暖的約定,叫春天。

當華美的葉片落盡,生命的脈絡才歷歷可見?!浴端扑耆A》


邢雅妮

德州市第九中學八年級29班

2020年2月13日

巾幗不讓須眉

文/張金凱


凌晨一點多了,天氣很冷。燈光比平時顯得有些慘淡,大街上卻空無一人。其實不是因為夜深,是人們在配合政府進行新冠狀肺炎戰“疫”行動。

一個小區大門上掛著一塊藍色的牌子,上面寫著“嚴禁外地人員進入” “減少小區人員出入”兩行白色大字,特別醒目,下面還有一趟小字,“本小區夜間10:00后,禁止車輛人員出入”。門口站著兩個人,都戴著白色的口罩,看不清他們的面容。個子矮的、身材下身顯得有些臃腫,肯定穿上了厚厚的棉褲,上身是一件漂亮的長羽絨服,能多少掩住一點腿部。那個高挑個好像不怕冷,穿的比較單薄,上身是件短小的羽絨襖。

二人不停地原地走動,桌旁有兩把椅子,他們不會坐下來,因為天太冷了。穿的較厚那個人似乎活動的更頻繁,不時地重新整理下帽子,一會又重重地跺跺腳,仿佛要抖掉身上的寒冷。

“大姨,這么晚了,你等會怎么回去?”

“騎電動車啊?!?/p>

“你們街道辦怎么不讓男同志值夜班啊?!?/p>

“我們街道辦不分男女,何況我們四個人中就有三個女的,總不能讓一個男同志值一大晚上夜班吧?!迸拘χf,“別說這種情況,就是平常半夜12點集合我們也準時趕到,沒有一個遲到的?!?/p>

果然,從說話里聽出高個是個小伙子,就是有活力。另一個歲數大的,是街道辦社區女干部。

街道辦除夕那天就安排了工作,作為上有老下有小的女同志們,主動請纓,要求沖在第一線?!拔沂屈h員。把最危險的留給我!”“群眾需要,我們就得上!”多么鏗鏘有力的誓言。

她們展開的黨旗是那么的鮮艷,請戰書上摁著鮮紅的手印,她們美麗的身影飄蕩在小區內外。有的在小區門前不時地把手伸到嘴邊哈哈氣,暖和暖和凍得僵硬的寫字的手;有的戴著口罩提著給用戶購買的生活用品,裝在好幾個方便袋里,看他們吃力的樣子真的讓人很心疼;這個正在樓道清潔消毒,看不清她的面容,因為她穿戴齊整,被隔離服包裹的嚴嚴實實,身上的噴霧器背起來有些重,看起來顯得不協調,不過那操作噴霧器走動的步子是那么的瀟灑。人們也聆聽到了她們的心聲,街道辦女干部寫的詩和散文發表到《德州日報》上,作為一位文學愛好者,如果有了激情不把自己的心拿出來曬一曬,會憋的很難受,文中的語言看出了真感情,因為她首先把自己感動了,所以樸實自然的語言和表達的意愿相一致,心里要說的話也就不經意地流露出來了。

她們和所有人一樣,同樣知道疫情的嚴重性,她們也害怕,也擔心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但她們明白作為街道辦的干部,應該義無反顧的沖在前頭。因為她們就是疫情防控最基層一線的信息員、戰斗員,為廣大居民筑牢安全防線。面對疫情肆虐,她們穿大街、走小巷、進社區,張貼宣傳海報,到每一戶排查人員信息、發放宣傳材料,將最新的疫情知識送給每一位居民,讓他們堅定信心,由政府做堅強后盾,一定能取得戰“疫”的最后勝利。

“世間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街道辦的女同志們和男同志們一樣,在抗擊新冠狀肺炎戰“疫”的第一線奮戰著。每日每夜,每時每刻,同樣一站就是一天,小小網格員,超級大能量,她們比男同志來得更細心,總能很快辨認出小區里的“陌生人”,及時排查。她們用溫柔感化著身邊的人,用實際行動做到隔離疫情不隔離愛。

人們曾為疫情造成的人員傷亡痛苦過;曾為治好的第一位病人喜悅過;也曾為全國各地增援武漢的白衣天使振奮過。人們也肯定會被這些默默無聞的街道辦女英雄們所感動。她們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婦女能頂半邊天,巾幗不讓須眉。

人性之美,希望之光!一個一個的捷報頻頻傳來,冬天終究會過去,春天一定會到來,山河無恙,國泰民安。


誰在敲門?

文/王春玲(夏津)

天陰沉沉地,小區里靜悄悄。

我在家看著手機,百無聊賴。一會一刷疫情更新,心里有些憋悶。咚、咚、咚,有人敲門,我和兒子都睜大雙眼,看著那扇緊閉的門。這個時候,誰來敲門??!我站起來,兒子拉拉我的衣角,示意不讓我開。我輕輕地來到門前從貓眼往外看,是兩個帶著口罩的人,不認識。外面的人又接著敲門,我問:“誰???”,外面的人回答“我們是開發區管委會的,入戶登記?!?。我戴上口罩開開門,是兩個年輕人,他們也戴著普通的口罩。他們問得挺詳細:有沒有武漢回來的人,家里有幾口人,有沒有發熱,咳嗽癥狀,姓名,工作單位,手機號等,看來各級政府真的非常重視這個疫情。

兒子繼續看書,我也準備擇菜,飯要吃,日子還得過。慶幸年前準備了不少年貨,足夠吃上半月的。我忽然想起來,以前我家做棉花生意時還剩了些細紗布,放著無用,丟了可惜,何不用來做些口罩備下。我翻箱倒柜找出那些沉睡了多年的紗布,試著疊上十幾層,就是以前我們常用的那種棉紗口罩。我還真有些小激動,真是慶幸沒扔掉這些看似沒用的東西。

咚咚咚,又傳來了敲門聲。排查的剛走,又是誰呀,該不會是那個愛串門的大姨吧?我悄悄地從貓眼看去,白頭發老太太,還戴著N95口罩,真是她!老太太啊,你煩不煩,這個時候怎么能隨便串門呢。我沒敢出聲,不開門她一會就該走了。咚咚咚,敲門聲再次響起,聲音更大了。該怎么辦呢?開吧,實在是不敢開,外面的宣傳車一直在喊,到處都是倡議不串門的段子,非常時期也確實害怕,誰帶著病毒又看不出來。不開吧,萬一老太太有什么急事需要幫忙呢,這個老太太可是個熱心人,誰家有事都樂于相助。

“誰???”我明知故問。

“梅梅,是我,你一樓的大姨?!?/p>

“你別開門,我說幾句話就走。小區防控前,我那開藥店的兒子給我送來了好多84消毒液、酒精和一些口罩。我老兩口也用不了,就分給鄰居們一些。我把方便袋掛在手把手上了,等一會我走了,你拿進去吧?!?/p>

“這個老太太還真會做買賣,替兒子賣貨呢!”我心里想著,卻沒有說。

“謝謝啦,大姨,錢以后再給您吧?!?/p>

老太太已經邁著蹣跚的腳步下樓了,她還真聽宣傳,不用電梯。我打開房門,一個白色方便袋掛在門把手上,兩瓶84消毒液,兩瓶帶噴頭的酒精,三包口罩,方便袋上還有酒精的味道,是老太太剛噴過酒精吧。在方便袋最下面還有一張小紙條,歪歪斜斜地寫著:不要錢!

此刻,我說不出心中真正的滋味。


(作者王春玲,夏津縣第二實驗小學教師)


德州日報新媒體出品

來源:德州市作家協會

編輯:李玉友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雨润a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