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市作家協會抗疫作品專輯(十九)

德州市作家協會抗疫作品專輯(十九)


文/張樹逸(慶云)


早春瑞雪滿江天,素裹冬梅覆陌阡。

夜落冰心迎曉日,遲來奢望兆豐年。

起舞怒灑藍田玉,化水羞添陋巷寒。

為靖神州驅魍魎,敢隨霹靂上刀山。


雨  水

文/蘇艷


熏風解慍舒暖意,柳未著色草先萌。

天地合同釀雨水,博施萬物早破冰。


七律·祈 禱

文/李世琴


陰霾一掃休,天使把兵收。

明月澄瓊宇,春風繞古樓。

鶯鳴黃柳畔,人約漢江頭。

新綠晴川樹,千帆競自由。



慶云柳奇捐獻血漿有感

文/劉洪忠(慶云)


柳奇求學在武漢,歲末回鄉知病染。

積極配合樹信心,醫生妙手挽狂瀾。

康復不忘酬國人,勇獻血漿暖人心。

人間處處有大愛,萬眾一心奏凱歌。



早春

文/采菊東籬(禹城)


鳥鳴細柳柳芽新,樓內寂寥樓外春。

何日東風吹疫去,陌頭俱是看花人。



口  罩

文/張洪崑

戴上口罩,謹言慎行

去掉外出,去掉應酬

去掉逢場作秀

去掉喋喋不休

把滔滔闊論的日子,刪繁就簡

刪除聒噪,刪除覬覦之念

直到這生活,刪除的

只剩下花草、鳥鳴和清風

口罩,在這個春天

更像一把刀,一刀切掉

細菌、病毒和偽裝


二  月

邊長久(樂陵)

風雨來,飛雪至

所有的陰冷,泥濘,無所畏懼

江城的病情在逐步好轉

痊愈亦指日可待


二月注定是一個晴好的天氣

萬里碧空遼闊我們的心胸

朵朵白云美的是天使的羽翼


二月,有南風吹來

在撫慰人們的心靈

春天勢不可擋啊

處處都是生機


日  子

文/王鳳華

疫情,占據了生活的一部分

日子,暫時被抽干華麗的營養

生活,被刪繁就簡

刪減的只剩下生死、黑白和溫飽


窗臺上的刺玫和紫羅蘭

每天開著紅色和紫色的小花

吊蘭和散尾葵又長出了許多新葉

我以靜候的姿勢打開春天


站在窗前,我和田野對望

都覺得有些久違

殘雪壓不住碧綠的麥苗

東風將如期而至

我用孤獨

交換大自然的春天


遲滯不了的春天

文/林榮艷

大地的子宮陣痛

誕生了春天


春天穿過層層封鎖

穿過大地母親染疾的身體

終于在小河的酒窩上

大雁的翅膀上

毛絨絨的芽苞上

終于來到了


春天是一個全新的娃兒

季節的輪回

生生不息

那么像多災多難的民族

無論經歷多少災難都會生生不息


疾病和災難

也無法阻擋春天的腳步走近


初春夜雨

文/苦心禪(禹城)

在不讓人發現的黑夜

你悄悄地滑落

咀嚼著憂傷

揮灑著哽咽

大顆大顆的雨珠

砸疼了春寒的執著


孤寂的街燈,木然地站著

像一雙雙期盼黎明的眼睛

欲掙脫黑暗的枷鎖

白樺樹淚眼婆娑

那刺向蒼穹的虬枝如揮舞的手臂

在風雨中不曾彎折

饑渴的春草貪婪地吮吸著

像一個個孩子沐浴在母親的愛河


樓上的燈光寥若殘星

人們忽然之間都停滯了奔忙

開始了思索

思索過往的行程

思索未來的結果


雨滴答滴答地下著

像木魚聲傳遍四野

等一等迷失的靈魂吧!

讓雨洗去貪婪、浮華和罪惡

把庸俗、卑賤和污穢解脫

也讓那替我們負重前行的人兒歇上一歇



逆行的天使

文/劉立新(平原)

當江城武漢

為保全大局防止病毒擴散

破釜沉舟封城封路

逆行的天使帶來了希望無限

長江漢江為你們壯行

白色戰袍就是一道壯麗的風景線

保衛人民健康

保衛人民生命安全

請戰書上那梅花一樣鮮紅的指印

描繪出一幅幅最美的畫卷

用血肉筑起抗擊毒魔的長城

同舟共濟  共克時艱

當龜蛇二山從東風中蘇醒

江城又是春滿人間


祭拜英靈

——悼劉智明先生、柳帆先生等仁人志士

文/高洪義


江漢哽咽,痛失英雄。

長歌當哭,可訴悲情?

黃鶴不回?白云可停?

幾多血淚,祭拜英靈?


知汝心痛,難舍百姓。

備受煎熬,何以求生?

為國受難,無畏犧牲。

相望社區,堅守江城。

祭拜大仁,救助蒼生。

拋灑血汗,何計功名?

祭拜大智,化智為誠。

宵衣旰食,杏林春風。

祭拜大勇,為國前鋒。

艱難苦戰,直至永生。


何以祭拜?憂勞前行。

掃滅疫魔,告慰英靈。

眾多黨員,奮戰江城。

精致利己,早已遁形。

危難時刻,立黨為公。

偉岸身影,毅然前行。

眾多軍人,飛至江城。

接管醫院,迎戰疫情。

救苦救難,雷厲風行。

基因未改,戰旗鮮紅。

眾多醫護,白衣英雄。

披甲上陣,割發從戎。

艱辛備嘗,鐵石動容。

慷慨激昂,巾幗建功。

萬眾一心,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砥礪前行。

如您所愿,武漢必勝,

湖北必勝,中國必勝。


滄桑正道,后事之師。

強身強國,自警自省。

祭拜英雄,痛定思痛。

日月重光,天地廓清。


(小說)

疫情來了

文/趙玉剛(慶云)


去年春天,我被縣組織部門派駐到王家村,任第一書記。剛去的那幾天,為了摸清村里的情況,我走巷串戶,拜訪老黨員,走訪貧困戶,忙得腳不著地兒。

那天下午,我來到村東頭一戶,叩開門,迎出來的是一個小男孩。小男孩七八十厘米高,瘦瘦的。進屋落座后,他說他叫常遠,十七歲。呀!不是小孩,我驚奇的瞪大了眼睛。仔細端詳,他的模樣確實沒有那么稚嫩了。我自我介紹說是縣里派駐來的第一書記,剛上任,來看看他。他說他的家人都出去了,就自己在家,他在六七歲時得了一場大病,當地醫院治不了,去了外地的一家大醫院,做了腦部手術,花光了家里的積蓄,還欠下不少債務。從那時起他就這么高的個子,再也沒長,因為個子矮,夠不著桌子,走不了遠路,沒能念書,現在,他識不了幾個字,也做不了多少家務活。

從他家出來后,我心情非常沉重。后來,聽村干部說他家是貧困戶,享受政府的救濟、補助,每年都有。幾天后,我見到了常遠的母親,囑咐她找村干部開張證明信,再拿上病例、戶口本,去縣殘聯給常遠做個殘疾鑒定,國家對殘疾人有專項補助。后來,常遠被認定為殘疾人,按季度領補助了。錢雖不多,但對他家非常有用。在以后的日子里,常遠成了我的牽掛,時常想起他。

春節前,我從電視、網絡里知道了武漢的新冠病毒疫情。武漢距這里一千多公里,太遠了,不可能影響到這里,因此,我和人們一樣,忙著置辦年貨,準備過大年。初一上午,手機微信里的疫情信息紛紛揚揚,說的越來越玄,人們開始沒了底氣,心慌了,隨后接到通知,立即行動起來,嚴控疫情蔓延,不拜年,不聚會,不走親訪友,封路,封村,嚴防死守。各村立即組織志愿者,捂上口罩,戴上袖標,守住村頭,把住路口,禁止出入。從此,人們出不了村,外來的人員也不易進來了。

電視報道,網絡傳播,疫情信息,鋪天蓋地,人們很快知道疫情來了,疫情在蔓延,病毒猛如虎。于是,舉國上下,支援湖北,支援武漢,保衛家園。人們振奮了,人們行動起來了,捐錢,捐物,爭當志愿者,到指定的地點把守……

那天下午,天陰沉沉的,快黑天時飄起雪花兒。我剛來到駐村村口的執勤點,看到一個小孩蹣跚著走來了,近前一看是常遠,他從兜里掏出一把錢,遞給村支書說:“為防控疫情,人們沒黑沒白的忙碌,我也做不了啥,幫不上忙,捐點錢,給人們買點吃的喝的吧,你們辛苦了!”說罷,彎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我愣住了,在場的人看到那皺巴巴的十元、一元、五角的錢,怔在了那里……


軍哥把守的路口

文/李好斌


軍哥是城南李家寨村委會主任李行軍的外號,因為他曾經參加過邊疆保衛戰,退伍回鄉后多年擔任村民兵連長,縣、鄉武裝部民兵教練員,人們便稱他為“軍哥”,而他又以工作認真而著稱鄉里。

己亥庚子之交,一場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襲擊了武漢。春節前武漢進行封城前夕,500萬人從武漢流向全國各地,不期而至的疫情與春節這個萬家團圓的日子撞了個正著。

除夕這天,李家寨人正忙著過春節,中午村里突然接到鎮上緊急通知,讓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下午二點到鎮上參加緊急會議。過年開緊急會議,這可是不多見啊,大家都從電視和手機微信里隱約猜到了開會所為何事。下午不到二點,軍哥就和村支書來到鎮政府,見各村主要干部大都已經坐在了鎮政府會議室里。原來,上午縣里組織收看全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處置視頻會,同時召開了疫情防控專題調度會,縣領導再三強調“堅決不漏一村一戶一人,阻擊切斷疫情源頭,確保不出現一個傳染病例”。會場上氣氛異常地嚴肅。鎮黨委魏書記說話擲地有聲,要求全鎮立即建立從武漢來本縣人員臺賬,及時上報并對重點人員進行隔離。實行網格化管理,要求各級黨員干部堅守崗位,盡職盡責。各村進行全面消毒。村村建立村口值守點,禁止外地車輛、人員路過、進入本村。

回村路上,軍哥主動對村支書說,非典的時候我就負責值班工作,今年還是你抓全面,我負責防疫保衛工作吧!軍哥通過大喇叭從村里各組抽調6名基干民兵,簡單傳達了鎮上會議精神和具體要求,就帶領幾個民兵在村口樹起李家寨民兵連紅旗,拉起紅線,設置檢查點,進行輪流值班。安排完,軍哥掏出幾個口罩,和幾個值勤的民兵戴好,又安排兩個民兵挨家挨戶走訪,通知排查外來人員,并一一登記在冊。

鎮上排查疫情的通知一下,各村思路大開,東邊方莊將村口的路挖斷了,南邊崔莊在村口把拖拉機開過去熄火停在路中央擋著。西邊王莊在口的路上堆上土,北邊的張莊拉上了紅色布條做警戒線……每個村頭都貼著抗擊、阻擊疫情的大紅標語!

各村“自媒體”大喇叭廣播活躍起來,張莊的大喇叭喊著:“村已堵路已封,為了安全躲家中。新瘟疫擴散快,嚴防死守不懈怠。聽黨話跟黨走,來年咱還喝小酒”;王莊的大喇叭也不示弱:“國家有難咱不添亂,坐在家里就是貢獻。親戚不走來年還有,朋友不聚來年再敘?!薄迮c村之間,喇叭聲聲,交織在一起。

村支書跟軍哥商量,人家各村力度都挺大,咱們是不是也采取措施把路封起來?軍哥說:“這樣做是‘兩刃劍’,村里有什么問題緊急情況的也出不去??!過節期間真有個急救車、消防車什么的也進不來??!再說咱這柏油路修得不容易,挖斷了誰給修???”書記點頭稱是。

太陽快落山了,還有回鄉過年的趕回來。本村在外地打工的人,有的找了對象,帶著對象回來過年。也有從南方、北方及本省各地市來的。軍哥對他們一一登記,測量體溫,對沒有問題的留下詳細地址聯絡電話,讓其回家過年。也有一些外地車輛要到臨近村路過這里,車上人下來說,大家值班辛苦了,說著拿出香煙、酒、土特產,甚至有的還拿出了錢,要硬塞給他,軍哥讓來人把錢物收回,仔細詢問來人情況,有的不符合路過條件,都被軍哥拒絕了。

天快全黑下來時,有一輛外省牌照的車駛了過來,軍哥示意停車,里面有三個南方口音的人,說他們的姐姐就在前面王莊,要通過這里。軍哥一看來人情況不明,屬于不能放行的車輛,就堅決不同意。對方一看不放行,過來就想解開警戒線強行通過。軍哥把軍大衣在身上裹了裹,順勢躺在了地上說,你們今天要是非得從這里過,車就先從我身上軋過去,說完躺地上不動了。對方一看他來這一手,氣得指著他直罵。兩個民兵一看他們還想動手,拿出手機就報警。這幾個人一看,今天是真的過不去,罵罵咧咧地上車走了。軍哥起來拍拍身上的土,笑著說:“當年邊疆保衛戰出國打小鬼子都不怕,還怕你們嗎?”隨即對那倆民兵說:“如果今天這幾個人放過去,如果真出問題,這幾個村都會被隔離,為了防控疫情,咱不得不這樣做?!?/p>

大年初一清晨,正是拜年的時候,一輛汽車駛到了村頭,上面下來了幾個像干部似的人,說是要去鄰近村。軍哥堅決不同意。對方笑著說,我是縣里來檢查的干部,軍哥說,就是省里的干部沒有證明,我們也不放行!來的幾個人笑著拿出了證明信,原來他們是縣委組織部李部長一行下來檢查工作的。李部長翻看了過往人員登記薄,又問了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對軍哥的匯報和李家寨村的工作很滿意。軍哥說,領導們再下來打個電話,俺好準備準備,這大過年的讓你們連碗水也喝不上。李部長說,我們要是打電話怎么能看到你們實際工作開展情況?說完大家都笑了。

東邊的太陽冉冉升起,往年這時滿街巷是人,拜年問好聲不斷,可今年大街上基本看不到人影,村廣播大喇叭里響起集體拜年的聲音……

大年初二,是出嫁的姑娘攜夫帶子回娘家的日子,每年這時街上人員絡繹不絕,人聲鼎沸,但今年看不見村里有人走動!

天氣暖和了幾天,又突然來了寒流,凜冽的北風天寒地凍,夜深了,軍哥帶領執勤人員仍在為路過人員登記、測體溫。

元宵節,一場大雪不期而至,風雪中執勤點閃現著軍哥們的身影。

整個春節,唯有村東頭執勤點的紅旗在陽光下更加鮮艷奪目,戴著口罩的執勤人員24小時輪流值守不曾間斷。

幾天后傳來消息,那天沒讓他們通過的南方省份來過年的人,他們又去了鄰縣的一個親戚家,在那里過了年。在他們三人中有兩人一直在武漢打工,在武漢封城前出來的,已經感染了親戚家幾個人,現在那個村已經全部隔離了,生活全靠外邊送。

軍哥聽了這消息禁不住后怕……



德州日報新媒體出品

來源:德州市作家協會

編輯:李玉友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雨润a股